60歲關之琳:終于等到劉鑾雄澄清「性丑聞」,如今已身家上億

文/文刀貳

近日港媒忙的不亦樂乎,71歲富豪劉鑾雄一身素衣召開記者會,說到底還是澄清和鶯鶯燕燕的諸多傳聞。

撇開舊愛呂麗君,否認摯愛李嘉欣,唾罵自輕自賤冒簽他名黑錢的前女友。

劉鑾雄的一場記者招待會可謂是娛樂圈女明星大揭秘,在歡樂場上游走的明艷女人們到底還是被扯下了遮羞布。

此次新聞發布會除了劉鑾雄認愛甘比,同時也給關之琳做了一個順水人情。

當資本開始義正言辭,那麼所有人都會俯首帖耳聽個真切。

劉鑾雄在發布會上直言,就是有很多人嫉妒他多金又有女人緣,所以才對他惡意詆毀。

其中自然談到了高爾夫球這件「性丑聞」事件,讓曾經一夜之間毀掉關之琳的丑聞如今化做空穴來風。

時隔三十多年的仗義執言,一夕之間摔碎了娛樂小報們的照妖鏡,紛紛要還關之琳清白。

無風不起浪的娛樂圈到底是捕風捉影咀嚼噱頭,還是真的手握重料不懼曾經資本的運作讓真相大白于天下?

說到底,我們不得而知的是,娛樂圈不是求真理的地方,不管是否曾經深信不疑,還是現在的意猶未盡,當事人的澄清就是對事態發展的一種尊重,

只是曾經風華絕代的關之琳,再也做不回巧笑盼兮的十三姨。

一、時光流金,美人遲暮

都說美人在骨不在皮,骨相與皮相都是上乘的關之琳,堪稱女媧畢設。

即使是經過歲月的打磨,關之琳依舊可以憑借著自己的容貌和歲月硬碰硬的較量一番。

當很多同齡女星熱衷于醫美讓自己芳齡永駐的時候,見過了大風大浪的關之琳似乎更加追求一種自然的狀態,

從婚姻到年齡,在她身上釋放的是女性的知性魅力,而不是惶惶不可終日的焦慮。

有錢傍身是年歲愈大的底氣,在娛樂圈打拼多年的關之琳,斬獲的可不僅僅是緋聞和猛料。

回看關之琳60歲的生日會,不禁讓人感嘆歲月從不敗美人,也更讓局外人羨慕關之琳的經濟實力。

在寸土寸金的香港,很多普通人仍舊在鴿子籠里打拼的時候,關之琳坐擁上億豪宅,在裝修奢華中健身養狗。

并且從豪宅的落地窗俯瞰,香港半山美景盡收眼底,晚霞數不盡的風光里,關之琳自己將自己培養成資本的本身。

3000平的豪宅在香港不僅僅是經濟實力的彰顯,更是社會地位的暗流涌動。

在《天天開運王》的節目中,風水大師李居明直言,關之琳的豪宅可以直接俯瞰香港的龍脈。

香港人對風水是深信不疑的,臨窗而立之時,或許關之琳對將晚之年身價不菲而慶幸,或許更多的是對人生頻頻回首時,一點釋然。

娛樂圈是一條星途,眾星捧月喧嘩而過,盛世美顏不過是曾經的一場花事,風乍起時真金白銀才是靠山,對此關之琳是深信不疑。

不在婚姻里尋求安全感,沒有子女繞膝的和樂感,在旁觀者的眼里,關之琳的晚年似乎一派蕭條。

但是細細清算一下關之琳的身價,任誰都會拜倒在這富貴花的金枝裙下。

豪宅引人流連讓關之琳的揮金實力可見一斑,后又關之琳為紀念自己的60歲生日,一口氣拿出51件私人珠寶進行拍賣。

并且所得款項的部分用于慈善事業,關之琳的格局瞬間打開,讓人瞠目結舌的同時又連連稱贊。

二、富養之家,一地雞毛

張愛玲在《天才夢》中寫到「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,上面爬滿了蚤子」,

很多事表面上看起來風光無限,其實里面早已破不堪言,這句話用在關之琳的原生家庭里可謂是再合適不過。

1950年香港電影事業蓬勃發展,老電影人袁仰安將長城電影制片有限公司重組。

而關之琳的媽媽張冰茜因一雙顧盼生姿的杏仁眼,被導演相中,成為長城電影公司的一員。

可以說每一個觀眾都是張冰茜的伯樂,讓她紅極一時,而關之琳的生父關山當時還是一個人生失敗者,

不過月老的紅線偏要將兩個人拉在一起,任誰也斬不斷這命中注定的奇遇。

不久憑借《阿Q正傳》男主角讓關山成為首位在國際影展中獲獎的香港演員,25歲的窮小子終于抬起頭,也于1960年抱得美人歸。

二人大婚曾經轟動整個香港電影圈,一對璧人,一場佳話,可終究變成了一段孽緣。

1961年,二人跳槽到邵氏電影公司,憑借一部《不了情》讓關山成為家喻戶曉的玉面小生,在追捧中關山一點點的迷失。

而此時的張冰茜逐漸淡出光環中,無怨無悔的成為關山的賢內助。

1962年,取名為關家慧的女孩誕生,這就是後來名噪一時的大美人關之琳。

為了培養女兒,張冰茜可是煞費苦心,但是張冰茜的培養似乎有些偏頗,單純的在美貌上下注讓年幼的關之琳一直信奉美神的力量。

富養之家的關之琳本來是無憂無慮的公主,但是關山的婚外情將一家人都推進的深淵。

家庭的巨變讓關之琳缺少一種家庭的安全感,婚變的關山與情人雙宿雙飛,而張冰茜帶兒子飛往美國,關之琳獨留香港,在數不盡的流言中過活。

1981年,為了錢而不得不大殺四方的關之琳,終于一只腳踏進了娛樂圈。

搭檔張國榮的《甜甜廿四味》讓關之琳終于有了穩定的收入。

生活徹底把關之琳逼成了拜金女,為了給媽媽和弟弟更好的生活,關之琳走進了滿地琳瑯,而這背后的頭破血流只有她一人知曉。

三、風光大嫁,狼狽收場

二十出頭的關之琳一個人在洪水猛獸般的娛樂圈里身心俱疲。

當時關之琳從來不挑劇本,只要是可以賺錢,關之琳一口氣接下。

她也曾在節目中自爆,自己一天躺在床上睡覺的時間只有一個多小時。

超負荷的工作自然讓關之琳應接不暇,看似風光無限的關之琳自然也會有亂了陣腳的時候,

尤其是香港富豪王國旌的溫柔攻勢,讓關之琳瞬間上頭并決定嫁入豪門心安理得的去當闊太太。

關之琳把情場老手的王國旌當作真命天子一般,并且答應王國旌息影做好全職闊太。

但是聞聽消息的關山自然知道王國旌是何路貨色,關父一怒之下揚言不惜自盡也要拆散這一對金鴛鴦,但是關之琳未聽老人言,火速與王國旌扯證。

不得不說同路人的眼光最準,足足大關之琳16歲的王國旌并不滿足嬌妻在懷,反倒是愈發迷戀外面的花花世界,

關之琳看透了王國旌為人后,自知豪門闊太的位置終究有一天會竹籃打水一場空,索性先發制人。

因為王國旌,關之琳與父親關山形同陌路,但是關之琳在豪門美夢破碎后,最先想到的不是懊悔,畢竟從戲中反觀人生,不過是彩云易破,琉璃易碎。

關之琳不得不重整旗鼓,再度殺回那個讓她曾叫苦不迭的娛樂圈。

四、情史連篇,甘做花瓶

重新聚首娛樂圈的關之琳發現,自己已經不再是曾經的玉女人設,作為一個結過婚,并且總是被前任丈夫潑臟水的女演員來說,她已經被香港演藝圈無情的拋棄。

岌岌可危的飯碗加之失敗的婚姻,讓關之琳的人生目的更加明確。

與其死守一個男人,把身家性命都拴在一個未知數上,倒不如開始成全自己。

此時的關之琳顧不上談情說愛,在能人輩出,美人如畫的演藝圈,關之琳艱難的尋找著自己的一線生機。

有點諷刺的是,關之琳的這一線生機是父親關山給的。

關山靠著為數不多的人情幫關之琳求得一個愛情騙子的配角,好在命運使然,一個不起眼的角色讓關之琳再次回到觀眾的視線。

奪回陣地的關之琳開始在娛樂圈中重新尋找獵物。

1985年,容貌正是當打之年的關之琳憑借《夏日福星》讓大哥大成龍險些淪陷,好在林鳳嬌及時鎮壓。

其實就算林鳳嬌不出手,關之琳也不會何成龍有過多的交集。

此時關之琳的焦點正在新的富豪身上,畢竟現在只有錢,才能讓關之琳體會到最真切的安全感。

其中不得不提起曇花一現的馬清偉,關之琳為了自證清白特地寫下萬言書否認與其有染,但是關之琳的名聲卻在與馬清偉的曖昧中再度一落千丈。

尤其是在馬清偉正牌妻子陳美琪自爆因為一通電話被氣到,導致自己流產后,關之琳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,一時間關之琳成為人人喊打的小三情婦。

而馬清偉并沒為自己的電眼美人出頭,反倒是和其他女明星打得火熱。

深陷緋聞自然也就不怕緋聞,曾一度想要立「身正不怕影子斜」人設的關之琳卻因為貪念把自己推進了深淵。

1991年,關之琳不再是關之琳,而是刁蠻任性又大名鼎鼎的十三姨,隨后關之琳就被拍到與頂級富豪劉鑾雄同游新加坡。

對于關之琳來說這可不是好事近,畢竟劉鑾雄的后宮可不是靠關之琳一個挑大梁,

前有李嘉欣逼宮未果,后有蔡少芬斗法,紙醉金迷的日子并沒有讓關之琳彌足深陷,反倒是讓她更加明白有錢能使鬼推磨的人間真理。

1993年的高爾夫球事件將關之琳推上了風口浪尖,她未作任何回應,娛樂圈本就是是非之地,想要在其中摸爬滾打就不能非黑即白。

關之琳結束了與劉鑾雄長達七年的情感糾葛,但是關之琳自此之后都沒能擺脫掉「為人情婦」的標簽。

五、容顏姣好,游戲人間

情場混跡并非只是男人的專利,被傷透心的關之琳似乎性情大變,

她不再執著于老男人有多少資產,反倒是開始在年輕的荷爾蒙中,體會快意人生。

甚至關之琳還一度揚言,說自己即使到了70歲,也有勇氣去談姐弟戀。

對于與小男友們的感情,關之琳從來百無禁忌,畢竟紙包不住火,關之琳還不如求得一個坦蕩。

在節目中關之琳直言是自己魅力無限,身邊的追求者趕都趕不走,既然送神困難,倒不如消遣一番。

向文藝男模黃家諾高調示愛,與青蔥霍建華曖昧緋聞,同五月天主唱阿信頻發緋聞,果斷追求自己的形象設計師,

可流水的小鮮肉似乎滿足不了關之琳的胃口,畢竟情場過客匆匆,關之琳的通透讓她再一次對老男人投懷送抱。

2007年,她被報道與台灣富豪陳泰銘一起外出逛街,而后兩人戀情曝光。

與富商陳泰銘的地下戀情曝光后,關之琳火速作證這并非謠言,而是真愛降臨。

但好景不長,2015年,關之琳直接自曝失婚。

在失婚事件報道中,劉嘉玲的出現,就如一根導火線一樣。

不是關之琳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,實在是她找男人的眼光太差。

對于感情,關之琳曾經落落大方的對鏡頭說過,這一生她什麼樣的男人都試過,已婚的未婚的,年長的年下的,可是他們都不是關之琳要找的人。

換句話說,老天爺給了關之琳絕無僅有的美貌,也給了她風波和意難平。

關之琳為藝術獻上了自己大好的青春,又在藝術中狠狠的攥住了一點便宜,可是對于一個女人來說,風評的重要性似乎比金錢來的更為重要。

但是盡失人心的關之琳索性成為自己的大女主,無我無他的落盡風華。

六、精神獨立、事業奮起

回顧關之琳的前半生,關之琳想要給自己一個大巴掌,這麼說不是關之琳想要在娛樂圈復出而苦心經營的說辭,而是在她真正告別娛樂圈后的反觀得出的心酸。

她承認自己對別人情感的傷害,她無法彌補,而關之琳也在無盡的苦海中掙扎溺水,但最后自救自度的都只能是自己。

做過妖精的關之琳,變不成那些女人眼里的活菩薩。

在原生家庭不如意之時,關之琳沒有怨天尤人,在罵名四起之時,關之琳沒有退避三舍,在人生得意之時,關之琳縱情享樂。

從道德的出發點來看,關之琳不是女中豪杰,反倒是有點為人所不齒。

但是從人生的大轉盤來看,關之琳絕對不是戀愛腦,每一次她都能做到及時止損,不讓自己跌的粉身碎骨。

她沒有一味的消耗自己的資產,也沒有在給自己找一個長期飯票,而是不斷的創立自己的品牌。

曾讓自己一度風光大噪的娛樂圈,關之琳不是心灰意冷,反而是凌駕其上,

她在傷痕累累中找到了自己的一點平衡,從原生家庭的陰影中走出來,

并由此衍生出自己的獨立精神,不斷的去做慈善事業來彌補自己曾經的過失與難堪。

看完記得關注 圖片來源網絡 侵刪

往期精彩:

用戶評論